欢迎访问:婷婷色香六月缴情综合-五月婷婷丁香花综合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林中膜树

在一个虚构的时间段,一个虚构的大陆,一处极为茂密的森林中,一个穿着长袍的瘦弱少年和一个穿着轻甲的彪形大汉走在人烟罕至的小径上。

  森林静得可怕,就连虫鸟的鸣叫声都没有,两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都没有谈话的兴致。

  当走到一处时,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皱着眉头打量了下周围,半晌后开口打破了宁静,「应该就是在这一带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放弃这个活计比较好,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说什么呢小子,我们都来到这里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彪形大汉对少年的过度谨慎很不同意,「再说了,这里只是一片临近村落的普通森林,能孕育出多厉害的家伙?」

  「希望如此吧。」

  少年思索了一下,虽然还是有些不好的感觉,但大汉说的也的确有道理,便跟着大汉继续往深处走去。

  时间倒退到数个小时之前,大汉和少年在村落的佣兵工会接下了一个任务,找到最近失踪的村民,至少也要找到他们失踪的原因。

  因为失踪的人数很多且还有扩大的趋势,这让村长不得不开出极高的报酬来吸引强大的佣兵,而大汉和少年正是其中之一。

  「等等。」

  继续前进着的少年突然出声让大汉停下来,大汉回过头,他的脸上满是严肃,显然知道少年发现了什么,只听少年继续说道,「数百米开外的地方有人的喘息声,有可能是失踪的村民。」

  「知道了,那么保持警戒,隐藏好行踪。」

  大汉点点头并开始弯下腰,显然准备潜行过去了,「如果发现不对劲就马上撤离。」

  (这…这个是…!)

  当两人潜行着到达少年虽说的地点几十米远处时,他们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到了,不是想象中的猛兽在追杀村民,也不是什么万年老怪物的秘密巢穴,而是一个漂亮的女子。

  女子的五官十分精致,就好像雕琢出来的一般,一头栗色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脑后,身体极为诱惑,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瘦的地方瘦,就算是在王城也会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而就是这样美丽的女子此时赤身裸体得坐靠在一棵树上,双眼没有焦距,嘴角的口水不受控制得流下来,而胸前正立着的两点和一片狼藉的下体仿佛说明了刚刚这个女人遭遇了什么。

  「等等,先不要出去。」

  看到大汉准备显出身形去帮助女子,少年轻轻作了个停止的手势,并用细微得仿佛只有蚊子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觉得这里很有问题。」大汉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看了看少年来表示他的疑惑,在他看来这就只是一个被人施暴后随便丢在一边的女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之前问过村长,失踪的村民都是男人,因此她不会是失踪的村民。而如果是外人,这里不是近道,也没有有价值的地方,几乎不可能有人从这走。」少年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既不是村民,也不是外来人员,那么这之间必然有问题,但是就不知道是哪里有猫腻…」

  「那么先观察一下吧,得先确定…」

  大汉一边观察着一边轻声说道,但突然他的眼睛睁大了,他猛地发现远处的变化,「前面有变化了,难道说要发生什么?」只见女子的鼻子抽了抽,仿佛闻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然后摇摇晃晃得站起来,头扭向大汉和少年隐蔽着的地方,眼睛虽然依旧没有焦距,但大汉和少年却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这让他们心里有些发毛。

  而就如他们所感觉到的一样,女子开始向两人的位置走去,每走一步,下体的狼藉就会在地面上留下痕迹,但即便仿佛刚遭受了那样的事情,女子的脚步还是非常稳定,完全看不出虚弱的感觉。

  「我们被发现了!我们的身形隐匿得很好,声音也应该很小,怎么会被发现!」

  少年震惊地看向大汉,显然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现在怎么办?」「……」

  大汉握了握拳头,显然也在纠结着,眼前的事情虽然诡异,但对他来说对方只是一个有些奇怪的裸体女人,不仅没有武器,连一点防护都没有,实在是很难将其和危险打上等号,「先试探一下,你负责断后。」「嗯,好歹先试试看吧。」

  少年和大汉的想法也差不多,所以也同意了大汉的做法。

  「这位女士。」

  大汉直接从树丛中跳到前方的空地,拦住了女子前方,「请问你遇到了什么,需要我的帮助吗?」

  「……」

  女子微微抬起头看着大汉的脸,虽然眼睛还是没有焦距,但还是透露出一股喜悦的感情,「啊,是男人…」

  「…?」

  大汉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女子看到他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但更让他惊讶的还是后面,只见女子的一只手攀在自己丰满的胸部上轻轻按下去,白皙的肉从指缝间流出来,另一只手则放进自己的下体里不断进出,让站着的地方变得更加狼藉,嘴里还轻轻吐着诱人的话语,「呐,来和我一起欢爱吧,下面好难受啊,已经无法忍耐了…」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

  大汉被女子的行为惊呆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看到这样的画面,身体也不可避免得出现了反应。

  「啊啊,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看到大汉依旧站在那里,女子露出了不满的表情,原本做着不堪入目之事的双手转而抓向大汉的肩膀。

  「你在搞什么鬼!」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大汉说不定就会就范,但眼前的场景充满了诡异,这使他本能得往旁边一闪躲过了女子的双手,但他又不想在弄清楚情况前轻易地把这个女人杀了,这让他只能一次又一次闪避女子扑过来的行为。

  「你看那个女人的背后!」

  这个时候,一直处于后方的少年突然喊道,这让注意力一直在女子身上的大汉反应过来,「这个是什么玩意!」

  原来,有一根碗口粗的树枝插进了女子光滑的后背,树根和背部的连接处还能看到树枝在体内的分枝,而树枝的源头则是之前女子靠着的那棵树,让女子看起来就好像那棵树的果实一般。

  「管它是什么,先把它砍掉!」

  少年看女子打算继续扑向大汉,急忙喊道。

  听到少年喊声的大汉毫不犹豫得拿起背后的长剑砍向树枝。

  树枝并不如想象中的坚硬,只是一砍便断成了两截,而女子也仿佛失去了活力一般,眼睛上翻,舌头吐出来,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呢喃后也倒在了地上。

  「呼,这样就搞定了一个了。」

  大汉松了一口气,同时示意少年靠近,「现在就只剩下那棵树了吧。」「对,它应该就是村民失踪的罪魁祸首,干掉它!」少年走出树丛严肃得说道,手中出现了耀眼的光芒,显然在准备着什么。

  「呐呐,快给我牛奶吧~」

  正当大汉准备冲向大树时,他的行动突然一滞,低下头发现之前停止活动的女子抱住他的腿,正一脸渴求得看着他,「让我们一起变得舒服吧~」「她怎么又能动了!」

  大汉震惊得吼道,才发现原本断成两截的树枝不知什么时候又连接在一起,而且还在如同有生命一般不断得蠕动着,想把大腿抽开,却发现女子的力气大得惊人,以他的力量竟然无法挣脱。

  「我来救…啊!」

  少年看到大汉被缠住,想将手里的光芒对准大汉来实行救援,但没想到身体突然被什么东西扯住一样被猛地甩到地面,才发现树枝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住了自己的四肢,让自己动弹不得。

  而也就在少年被缠住并甩到地面的一瞬间,他瞥到了一条树枝以极快的速度刺入了大汉的后背,就如那个女子后面的树枝一样。

  「不——————」

  无论少年的叫声有多大,都无法改变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粗大的藤条猛地刺入了大汉的背部,破皮而入发出的刺耳声让少年都感觉到一阵牙酸。

  「啊啊啊啊!」

  大汉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嘶吼,背后传来的刺痛过于强烈以至于他手中的剑都掉到了地上,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我的身体…」

  剧痛只是持续了短短几秒,很快地麻痹感传遍了全身,让大汉如同定格了一般,想要动一下手指都极为艰难,更不要说将掉在地上的剑捡起来,「我的身体…动不了了…」

  随着「铛啷」

  两声,大汉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暴露在空气中,便明白自己的手铠掉在了地上,这让他大吃一惊的同时又开始感到害怕,自己的双手很有可能被溶解了,不然牢固的手铠是不会就这样掉下来的,唯一让他有点庆幸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痛苦,很可能是因为那麻痹感的缘故。

  「……!」

  当他用最大的力量移动双臂,做好看到最恐怖的场景准备抬起双手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久经锻炼的粗壮手臂变得和纤细,厚厚的老茧和战斗时留下的无数伤害都不翼而飞,古铜色的皮肤变得如牛奶一样白皙,完全就是一双美丽女性的手。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双手的异变让他下意识地叫了出来,但是从口中传出来的声音让他更为惊恐,不再是熟悉的粗壮声音,而是如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的声音一般清脆动听,(这种女人一样的声音…是我的声音吗…)

  (我的…我的脸…)

  随着身体的变化,之前的麻痹感已经逐渐退去,这让大汉有力气马上低下头透过护手的截面来看自己的脸,这让大吃一惊。

  他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的脸,五官极为精致,皮肤如雪般白皙,黑色光亮的长发如瀑般洒在脑后,(这难道是…是我…?)(身体…好热…)

  而没等大汉反应过来,新的变化出现了,他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不断升高,浑身就如泡在热水中一样让他觉得仿佛要烧起来一样。

  (胸部…!)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他明显得感觉到自己结实的胸肌在不断变大,而且还在不断得变大变圆,胸前的两点高高得挺立,在他的紧身上衣上显得极为突出,因为汗水的缘故,旁人甚至还能透过衣服看到那粉红色的圆圈,(在变大…)而在变化着的不只只是胸部,随着又一声「铛啷」,大汉的腰带也因为他体形的变化落到地面,他结实的腹部变得光滑纤细,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之前锻炼出来的六块腹肌也无影无踪。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会…)身上的种种变化让大汉开始担心自己的下体,他伸出双手探向双腿之间,结果除了摸到了一双紧致的大腿外别无他物,这让他一下子没站稳,猛地跌坐在地上,(我…我到底是…身体好热啊…)

  「胸好难受…啊啊…!」

  胸口不断传来的肿胀感让大汉难受不已,这让他猛地抓住自己的胸部,用力得捏下去,这让大汉不禁叫出声来,手上传来了极为柔软的感觉,这种手感比自己曾经去妓院找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好。

  而被捏着的胸,则将麻痒、刺激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传递向大脑,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这…这难道是女人的…?」正当大汉还在为自己的胸部纳闷,少年还在想办法解除树藤的束缚时,新的情况发生了,刺入进大汉身体的树藤开始如同有生命一般扭动起来,而且看起来很像是在往大汉的体内注入什么似的。

  「啊啊…有什么…进入身体里了…」

  随着藤条的扭动,大汉,或者说是第二个女子,发出了无意识的呢喃,而很快她就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

  原本随着自己双手的努力,胸部的肿胀感开始有些消散,但现在却变回原形。

  不仅如此,下体也传来了极度的空虚感,这种感觉是曾经身为男人的她从来没有过的,她隔着紧身短裤试图用手指轻轻摩擦,但空虚感却如火上浇油般更进一步地焚烧着她的理智。

  (那边就有一个男人,去从他那获得巨大的快乐吧。)当她的理智焚烧殆尽时,她的脑海里浮现了这个想法,(不行…我不能…)

  (屈服于欲望吧,不要再挣扎了。)

  (不…我…)

  (你已经无法忍受了,只有那个男人才能满足你,去把他的一丝一毫都榨出来吧。)

  (我…啊啊啊啊啊…)

  仿佛堤坝被冲垮一样,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在意周围还有个可怕的敌人,只要能填满她的空虚,那么做什么都行。

  她看到了依旧被束缚着的少年,眼睛虽然没有焦距,但就如最开始见到的女子般写满了喜悦,她无视因不合身而离脚的皮靴,赤足向少年走过去,没等少年反应过来便一屁股坐在他的肚子上。

  「你是什么人!」

  因为视角的缘故,少年并没能看到大汉所经历的一切,只能从听到的声音推测出大汉遇到了危险,眼下这个黑发女子自然让他不解和不安,「阿克斯呢!」「人家就是阿克斯啊,你在说什么呢~」

  黑发女子咧着嘴笑眯眯地说道,口水不受控制得从嘴角流下来,「你看,我的下面变没有了啊,难道说我…变成女人了吗…」「可是,如果摩擦这里的话…会很舒服啊…」

  之前的汗水让阿克斯的紧身短裤紧紧地贴着肌肤,就连那一点一线都变得清清楚楚,无视一脸震惊的少年,演着独角戏的阿克斯将手指探向下方,葱白般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得摩擦着那一点,这让阿克斯发出了动听的娇吟,她一边喘着气一边用喜悦的语气说道,「这样的…感觉可是第一次呢…哈啊…哈啊…」

  「好棒,这样紧紧捏住胸的话…」

  阿克斯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她把上衣的一条肩带往旁一扯,一个硕大的雪兔跳了出来,她用力地捏住雪兔,让其在她的手指下变成无数的形状,「好有感觉啊…」

  「快醒醒,阿克斯,你现在是在被控制啊!」

  少年紧张地喊道,他现在明白了,之前那个漂亮的女子肯定是村民,肯定和阿克斯一样被变成女人来诱惑男人。

  「你在说什么呢?」

  阿克斯松开捏着胸部的手,转而探向少年早已变成帐篷的下体,「这不是很有精神了吗?」(不能再这样了,不然我也会有危险…不过准备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出来了。

  )少年手上的光芒突然大作,一个仿佛长着一只眼睛数条腿的紫色烂泥的丑陋生物从光芒中跳出来,「来自惑星的物体A!」仿佛已经猜到少年会垂死挣扎一样,一根潜藏在丛中的树藤猛地出现,一挥将少年好不容易召唤出的抽散,紫色的烂泥被抽得到处都是,看起来极为恶心。

  「不要再挣扎了,让我们一起变得舒服吧~」

  阿克斯虽然变成了女子,但她的力气变得更大了,只是两根手指就撕开了少年的裤子,让早已挺立的棒子暴露在空气中,「这不是很有精神吗~」「谁说我挣扎了?」

  少年完全没有召唤物被击杀时的挫败感,相反,一块落到控制着女子和阿克斯的树的紫色烂泥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才是我的底牌!」「这,才是我的底牌!」

  少年话音刚落,落在树皮上的紫色烂泥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而光芒散去后,烂泥竟变成了一个惨白色的脑袋,血红色的眼睛和额头的椭圆形组织让人不寒而栗,脑袋以下除了数条一公分粗细的触须外再无他物。

  此时这个脑袋开始没入进那颗树中,而阿克斯抓向下体的动作也猛地顿住,看到这一幕的少年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是成功了啊…外星人脑,自己的爬虫类族怪兽被对方怪兽破坏,获得对方怪兽控制权,并当作爬虫类族使用。

  」

  随着少年说完,那棵树就如灯泡一样发出强烈的光芒,让少年无法看清它具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随着光芒散去,少年仔细一看,发现原本的树不见了,地上的坑说明它曾经存在过,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极为巨大的淡青色蛤蟆,看上去大概有两辆卡车那么大,但独特的是,它的头顶长了两根细长的触须,末梢连接着两个裸体的女子荡在半空中,那赫然是之前发现的裸体女子和被女体化的阿克斯。

  「咦,这造型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少年打量着蛤蟆,总有一种说不上的既视感。

  (鬼泣4的蛤蟆boss巴尔)「就是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正当少年还在好奇的时候,蛤蟆突然瓮声瓮气地说话了,声音含糊不清让人难以理解。

  「唔,奇怪了,我记得蛤蟆是两栖动物啊,不应该是爬虫族,就算是在卡牌游戏里也一般是水族才对…」

  不再纠结于其充满既视感的造型,少年开始纠结起其作为蛤蟆的形象,「是不是因为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不要见得风,是得雨。看到这个样子,你也要判断,明白意思吗?假使这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这么说一遍,你等于也有责任吧。」虽然控制权在少年的手上,但蛤蟆的语气很是不善。

  「唔,我就是好奇而已,没什么要这样的态度呢?」「没任何意思,还是按照基本法去产生…刚才你问我啊,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你也不高兴,那怎么办?你们啊,我感觉你还要学习一个。

  你非常熟悉西方的这一套理论,你们毕竟还tooyoung。

  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啦!西方的哪一个国家我没去过?你们要知道,X国的佣兵,那比你们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所以说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知不知道啊?唉,我也替你着急啊,真的。

  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其他的西方佣兵跑得还快。

  但是呢问来问去的问题呀,都toosimple,sometimesnaive。

  懂了没有?」

  「唔,没有这么严重吧…」

  「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跟你讲。我不是佣兵,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好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刚才我很想啊,我每次碰到你们,我就讲有一句话叫闷声发大财。我什么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我愈发感觉我们之间的对话很有问题了。」「你啊,不要总想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怎么样了,就把我批判一番,你们啊naive!Iam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我今天是得罪了你一下。」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

  少年默然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变成蛤蟆之后,你的捕食方式是怎么样的。」

  「当然是用身体作为诱饵吸引猎物然后一口将其吞下。」「嗯…结果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吗,不对,好像变得更加残暴了。」少年晃了晃脑袋,将脑中的念头抹去,「总之你不能再吃人类了,吃别的就行了。」

  「……」

  蛤蟆看起来很不情愿,但还是晃了晃自己巨大的上半身装作答应,毕竟自己终究是眼前少年的所有物,「那以后用诱饵吸引食肉动物好了。」「嗯,说到诱饵。」

  少年抬起头看了看蛤蟆两根触须上的裸体女子,此时蛤蟆没有刻意去控制,她们都跟人偶一样面无表情,「你控制这两个诱饵让我看看。」「好。」

  蛤蟆瓮声瓮气地答了一声,脑袋上的两根触须开始动起来,只见两个女子在触须的操纵下一左一右缓缓飘到了少年的两边,并异口同声地说道,「主人,这样怎么样?」

  「嗯…」

  少年左右看了看两个女子,虽然知道她们现在只是诱饵,是蛤蟆的一部分,但她们毫无遮掩的美妙肉体近距离地接触依然让他有了反应。

  他咽了咽唾沫,对蛤蟆说道,「我想玩玩你的诱饵,你待会注意配合。」「没问题。」

  蛤蟆话音刚落,只见两个女子虽然双眼无神,但少年还是可以从中看出眼中蕴含着的喜悦和欲望,脸上也出现了红晕,最开始的女子抓着少年的手按在自己饱满的胸部上,而阿克斯则抓着少年的手往自己下半身处探去,并一起异口同声地说道,「主人,请尽情使用我们的身体吧。」「好。」

  看着她们无神的双眼,少年感觉到了强烈的满足感和征服感,猛地点点头后双手开始用力,一时间森林中飘荡着动人的娇呼。

  PS:最近忙得要死,总算抽出时间把这个短篇要玩的梗都玩完了,原本想写个肉戏,不过可能没什么时间了,以后有没有也得随缘了。

  「嗯…」

  在茂密的森林中,一个少年站在草地上,身边飘着两个赤裸的女子,两个女子的双眼都没有神采,但眸子里蕴含着的强烈欲望让人一目了然。

  「啊,主人…人家的胸部,怎么样呢?」

  棕发女子带着淫靡的笑容,抓着少年的手将其攀在自己饱满的胸部上,雪白的乳肉从少年的指缝间流了出去,而空着的那只手则抓着另一只胸部不断地揉捏着,乳房在手指的活动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不要只是玩她的乳房嘛,来尝尝我的下面吧~」一旁的黑发女子嗔怪地说道,同时引导着少年的另一只手探入下半身,让他的手指不断摩擦自己的花蕾,「嗯嗯,就是这样,主人的手指…捏着人家的花蕾…好舒服…」

  「……」

  被两女夹在中间的少年一言不发,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切。

  原本以为两个女子在变成了蛤蟆的诱饵后,哪怕长相不变,但身体任何一处的触感都会一模一样。

  不过此时双手传来的触感明显不同,一边仿佛陷入了又软又大的麻薯,而另一边则像捏着挺立的乳头一样,软中带硬,让人下意识地去不断摩擦着。

  「啊…主人的手…捏得我的阴蒂…」

  黑发女子的叫声更大了,显然少年的动作带给她更大的刺激,从蜜壶中不断流出晶莹的液体,在大腿内侧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水痕。

  而仿佛还不知足似的,她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大喇喇地捅入已经泛滥成灾的蜜壶中,随着噗的一声,黑发女子发出了更大的娇呼声,「啊啊…好舒服…但是还不够…」

  说着她将手指抽离蜜壶,一个翻身,将少年推倒在地上,粗暴地拉下少年的裤子,早已有反应的肉棒在脱离了束缚后猛地弹了出来,直挺挺地指着天空。

  黑发女子看到少年的肉棒,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笑容,她飘到少年的股间处,张开大腿呈跪着的姿势浮在空中后混混下沉,蜜壶口紧紧贴着少年肉棒的顶端,蜜壶里温暖的淫液将少年的肉棒渐渐浸湿,少年都能感觉到蜜壶里传来的紧缩和灼热感。

  「我想要主人的…」

  少年抬起头,眼前的黑发女子一只手扶着少年的肉棒,呼吸粗重,脸色红得仿佛要透出水,眼中的欲望也仿佛要化成实质一般,显然是进入了发情的状态,「我的下面…已经痒得受不了了…」

  「呜,真是狡猾呢,竟然趁人家不注意就抢占主人的肉棒~」看到黑发女子这么做,棕发女子瞬间流露出不满的情绪,但也就持续了一小会儿。

  下一刻她便飘到少年的上半身处,和黑发女子呈面对面的状态,身体前倾,双手轻轻撑在少年的小腹上,微微抬起屁股,将自己毫无遮掩的下体大喇喇地暴露在少年面前,蜜壶仿佛有生命一般不断地蠕动着,就如在诱惑猎物进入其中,「主人,人家发痒的小穴也拜托您了~」

  「…」

  少年吞了一口唾沫,虽然知道眼前的一幕都是蛤蟆自导自演的,但这一切都让他兴奋不已,原本就已经挺立的肉棒变得更加狰狞。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那么进…」

  「终于找到了,邪恶的魔物!」

  「噫——」

  从森林中猛地传来的声音让少年一惊,原本挺立的肉棒也一下子软了下来,他急忙起身穿好衣服,警惕地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

  「从村长的口中得知最近不断有村民失踪,这里的魔气超乎寻常地强烈,想必就是这只蛤蟆做的。」

  一个看起来比少年还矮一个头,穿着红色长袍,留着金色短发的男孩从树丛里走了出来,虽然面庞还略带稚气,但旁人看了都能感觉到其圣洁的气质,此时他鲜红的眸子里满是愤怒,「那边的人,看刚刚你在和蛤蟆控制的人交欢,就知道你是它的主人,纵兽行凶,罪大恶极,让我将你们净化了!」「喂,个看起来很厉害的男孩是什么人啊!」

  少年看着蛤蟆惊讶地说道,「我可不记得有这样的展开啊!」「据说,他是目前光明教会教皇的儿子,教会最强者的侄子,和教会里的圣女是青梅竹马,整个教会里最天才的人物,不仅在光明神术上的天赋远远超越当今教皇,对除黑暗系魔法外的全系魔法也有很深的造诣,仅仅是10岁就凭借过人的成就成为了红衣主教。」

  蛤蟆瓮声瓮气地回答道,显然活得久了,对各种事情也都有所了解。

  「这简直就是小说主角的模版,那我岂不是变成了龙套反派…」而少年听到蛤蟆的话后惊讶的同时也有些无语,「话说回来,像这样又是天才又位高权重的人,而且还是个法师,不应该是有一大堆人护卫吗,怎么就一个人孤零零地跳出来了呢,这不科学啊…」

  「可能是其他人觉得这种小村子有人失踪不是什么大事,于是便不想让红衣主教管多管闲事尽早赶路,但年轻的他不像那些老油子一样还有些正义感,于是便自己溜了出来…之类的。」

  蛤蟆想到了个可能性,但从语气可以听出来它自己也觉得很不靠谱,「说实话我也不怎么明白为什么他会一个人到这里…」「是啊,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不过既然真的出现还把我们当成敌人了,那么没办法,只能反击了。」

  少年的手再一次发出了白光,不过这时蛤蟆说道,「不用,让我来就行了。

  」

  「唔,没问题吗,感觉你在变成蛤蟆后,战斗力下降了啊。」少年看了看身边的诱饵,怎么看都不觉得现在的蛤蟆还有把人变成傀儡的能力,只依靠身体强度的话,蛤蟆并没有多少优势,而蛤蟆则很有信心地回复道,「放心好了,我只是从植物组变成了爬虫类族,种族上的变化并不会影响到我的战斗力。主人只要帮我破除那道结界就行了。」「只是这样的话没什么问题。」

  少年应了一声后便静静地看着前方。

  只见男孩在周围布下了一个高等级的防御结界后看着眼前的人和蛤蟆都无动于衷,以为他们已经放弃抵抗,便吟唱着艰涩复杂的咒语,显然是想一口气消灭眼前一人一兽,却赫然发现少年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支闪烁着炫丽光芒的箭。

  「魔法效果之矢。」

  少年轻轻地说了一声后,弹了下手指将箭打出去,「破坏对方场上所有表侧表示的魔法卡,并且每有一张给予对方500基本分伤害。」随着「叮」

  地一声,魔法效果之矢撞上了防御结界,但没有出现男孩以前很常见的箭被弹开的场景,反而是两者双双覆灭。

  而在这之后,男孩仿佛受到反噬一样,不仅吟唱着的法术停下来了,身体也仿佛受到攻击一样连退数步,原本想站稳脚步重整态势,却发现自己撞上了一个柔软的事物,尤其是脑袋仿佛被两个枕头夹住一般。

  「这…这是…」

  没等男孩反应过来,一双温软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腰,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自己的上方传来,「哎呀哎呀,真是可爱的小孩子呢~」男孩抬起头,才发现之前的棕发女子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并抱住了自己,他想努力挣脱开来,却惊讶地发现女子的手如同钢铁一般怎么样都无法扳动丝毫,这让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慌。

  「啊,真是美丽的表情呢~这种可怜、令人怜惜的样子,真是想让人好好地疼爱呢~」

  棕发女子用爱怜的语气说着,手上的力度却更大,让男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哀鸣,就算是这样,他也用不服输的语气说道,「我…绝对不会.」

  「啊啦啦,真是个坚强的好孩子呢,真想让人紧紧地抱住呢~」棕发女子笑眯眯地说道,「不如,我们合为一体吧,这样就能更紧密地在一起了哦~」

  「什么…唔!」

  没等男孩反应过来,只见棕发女子突然不再保持人类的姿态,而是如浸了水的泥块般化为了软泥一样的东西将男孩整个人包裹住,并变成一个微微晃动的肉色椭圆体,而顶端连着蛤蟆额头的触须,看起来就如树上的果实。

  「主人你看,这样就行了。」

  「嗯…果然你的这个能力还在,只不过表现方式变了啊。」「对了主人,在将这个红衣主教吞进去后,我感觉到体内获得了大量的能量,寿命大大增强,看来不愧是光明教会的人,生命力果然强盛。」「应该是这样吧…嗯?」

  少年觉得一些地方不对劲,但没发现的他还是点点头同意了蛤蟆的说法。

  这个时候,肉色的椭圆体发出了极为剧烈的晃动,仿佛要破壳而出一样,「这是要发生什么吗…?」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男孩在被肉色的软泥袭击时,他不断地挣扎着,试图将软泥打散,但都如抽刀断水一般徒劳无功,最终男孩还是被软泥裹住,变成一个肉色的椭圆球体。

  (我…我还活着…没有死?)

  在球体中男孩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没死去,原本以为他会如胃中的食物一样被慢慢地消化掉,或是在球体中被活活闷死,这让他不禁有些庆幸,敌人没有在第一反应杀死自己,给了自己翻盘的机会。

  (当然不会杀死你了,因为人家可是要和你变为一体哦~)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直接出现在男孩的脑子里,这让他大吃一惊,(这个声音是…)

  (没错,还是人家哦,只不过人家现在是这个姿态而已~)出现在男孩脑中的赫然是之前那个棕发女子的声音,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此时的她满是喜悦,(那么你准备好了吗~)(准备…什么准备…唔!)

  没等男孩反应过来,只见紧贴着自己的软泥开始进入到男孩的体内,鼻孔,耳朵,嘴巴,一切能进入的地方都被软泥所侵入,这种异物入侵的感觉让他不禁有些想呕吐,但呕吐的冲力很快被异物给压下去。

  (好恶心…这难道是要撑死我吗…不要…)

  男孩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后,变得异常惊恐,死亡他并不害怕,但他不想因为这样的方式而死去,但是他马上发现,不论涌入身体里的软泥有多少,自己依然没有一点满腹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死?而且这个东西变薄了…)

  随着软泥逐渐流入男孩的身体,椭圆球体不再如最开始时那样紧紧贴着男孩,当软泥不再流入时,整个球体变得只有薄薄一层,看起来轻轻一戳就能戳破,这让男孩看到了求生的希望,(我还有机会…唔!)(身体…动不了了…)

  就在这时,男孩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如中了麻痹魔法般不能行动,这让他一时间没控制住身体跌坐在地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胸口…好热…为什么…」

  突然,男孩的胸口传来了滚烫发胀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拥有过的。

  这让男孩感觉到无所适从,便试着将白皙的手伸入宽大的袍子中,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胸口有了微微的隆起,「我的胸口…为什么会变大…」其实并不只是胸口,因为他此时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自己的胸部上,并有其宽大的袍子间接作了掩护,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头金色短发也如打了生长素一样不断变长,直到腰间才停下。

  「啊啊…」

  男孩还在对自己胸部的变化感到惊讶和恐慌,只是手指轻轻如蜻蜓点水般碰了碰隆起的胸部,一种从未有过的麻痒感就如电流般刺激到男孩的每一条神经,「好软…好舒服…」

  「啊啊啊——」

  尝到甜头的男孩将自己的两只手掌覆盖在自己小小的胸部上,试着微微用力一按,比刚刚强烈数倍的快感便如潮水般冲刷着男孩理智的堤坝,男孩在发出叫声的同时身体也不自然地向后仰,「啊啊啊…好…好舒服…下面。

  要尿出来了…」

  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男孩的裆部处出现了一大摊的水渍,但并没有隆起,很显然出现在他身体上的变化并不只是头发和胸部。

  「啊…啊啊…」

  对于自己「尿出来」

  的行为,男孩只是感觉到很舒服,并没有太过在意,此时的他在抚摸自己的胸部这件事上已经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境地。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显然还不太满意目前的感觉,很快他便尝试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早已挺立起的乳头,一时间更为刺激的麻痒感涌到男孩的脑中,一时间他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叫声,「啊啊…啊啊啊.」

  「呼…呼…下面…」

  在胸部传来的感觉到达一个巅峰时,男孩却感觉到自己的下方传来了强烈的空虚感,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将男孩的注意力从胸部转移到了下体,并空出一只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咦…没有摸到那个…不管了…」

  男孩没有摸到自己的肉棒,反而摸到了一条自己从未见过的细缝,还有温热的液体不断地从里面流出来。

  男孩本该为自己的变化感到恐慌,但理智被焚烧地差不多的男孩已经完全不去在乎自己身体的变化了,他不断摸索着自己光滑的下体,想要找到可以填补自己空虚的东西,「到底是哪里…」

  「啊啊…这里也好舒服…」

  男孩,或者现在是女孩在裂缝的上端处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光是用双指轻微的摩擦就让她舒服地浑身颤抖,这是一个比胸部更舒服的地方。

  但是她还是不满足因为自己下体传来的空虚感还没有散去,这让她还不能满足。

  「这条缝…」

  终于,她开始试着用另一只手轻轻捅入那条紧闭着的裂缝,只是进入了一个指头,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个温暖潮湿的洞穴紧紧夹住,而且这个洞穴仿佛有生命般在不断地蠕动着,「啊啊…就是这里…」随着手指的伸入,女孩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空虚感有所减少,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将整根手指猛地刺入下体,一时间下体被填充的幸福感充满在她的脑海间,「啊啊…好舒服…」

  「啊啊…这样的话更舒服…」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女孩开始不断地将自己的手指进进出出,每一下都能带出大量的花露,而洞穴也更加紧缩,仿佛要将自己的手指夹断一般。

  而随着她在一次出入无意识中手指向上一扣,她发出了更激昂的娇呼声,「啊啊…好爽…这个地方…好爽…又…又要尿出来了!」女孩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碰到的地方是G点,而这一下也给她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随着她高昂的叫声,她的下体再次喷涌出了大量晶莹的液体,将她的袍子完全浸湿。

  而在这之后她也无力地靠在球壁上,不断地喘着粗气,显然是这一下耗尽了她的力气。

  「啊…对了…」

  这个时候,女孩突然发现禁锢着自己的软泥在剧烈地晃动并处于崩溃的状态,这让高潮后的她开始冷静下来,「我是要…消灭那些异端…等到这个东西崩溃了,我就要把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把他们消灭掉…」心中还在想着消灭异端的女孩,没有注意到,她的背部连着一根细长的触须。

  ——————

  随着‘叵’的一声,蛤蟆触须上的椭圆球体裂开了,没进入女孩身体的软泥直接消散在空气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金发女孩。

  和身为男孩时的他相比,原本精致的五官在变成女孩后更加完美,红色的长袍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连凸起的乳头都看得一清二楚,金色的直发披散在脑后,娇弱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像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关爱一番。

  虽然她此时的身型有些酿跄,但双眼不如之前两个女子般没有焦点,而是极为有神,她用愤怒的语气说道,「就算你把我变成这样…我也要消灭你们!

  」

  「唔…这是失败了?」

  一直看着这一变化的少年皱了皱眉头,「看来还是让我来吧。」「不用了主人,已经没问题了~」

  旁边的黑发女子笑吟吟地说道,在绕到身后将少年之前穿起来的裤子后,呈跪坐的姿势请少年躺在她修长的大腿上,「主人就好好地欣赏接下来的戏码吧~」

  「我要…」

  女孩没有再如最开始那样吟唱法术,而是跌跌撞撞地晃到少年的面前,然后伸出脚,一只白皙的裸足从袍子中露出来,重重地踩在少年疲软下去的肉棒上,「惩罚你们!」

  「嘶——」

  少年倒吸了口凉气,女孩看似重重地踩下,其实在快到肉棒的时候力道已经变得相当之轻,根本不会有什么痛觉,反而是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好奇不已,「这就是你们说的戏码?」

  「什么戏码!我是在惩罚你们!」

  女孩一边用愤怒语气义正词严地说道,但小巧的脚掌却整个覆盖在疲软的肉棒上,温柔而缓慢地上下摩擦着,这使其看起来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不管女孩再怎么说自己是在惩罚,少年还是在女孩柔软脚掌的摩擦下很快挺立起来。

  而女孩看到少年有了反应,一脸厌恶地看着少年说道,「竟然还在做无谓的反抗,真是可悲啊。」

  「哼,怎么可能就这样束手就擒呢?」

  少年现在看出来女孩不会伤害自己,就用戏谑的语气说道,想看看女孩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而女孩没有辜负少年的期待,不再用脚掌摩擦肉棒,转而用脚心不断地旋转摩擦着龟头部分,并用严肃的口吻说道,「就算你如何不想束手就擒,被消灭是你唯一的命运!」

  「噗——」

  这样一边用严肃的口吻说话一边作着淫戏的场景少年是头一次见,这让他下意识地笑出声来,而女孩很明显地将少年的动作当成是嘲笑,于是踩着肉棒的力度微微加大,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很快的,龟头也开始分泌出晶莹的先走液并涂抹在女孩的脚心上。

  「这样就不行了吗,真是弱小啊,只是用一只脚就这样了,那么这样呢!」女孩一边鄙夷地说着,一边将另一只脚轻踩在少年的蛋囊,用玲珑的脚趾轻轻地刮蹭着蛋囊上的褶皱,这种触感让少年感觉到更刺激,肉棒不禁变得愈发挺立。

  「嗯…我要…」

  过了一会儿,少年感觉已经快要坚持不住,有什么东西要从肉棒中喷涌出来,呼吸变得更为粗重,而女孩也仿佛看出少年的变化一般,动作也开始变得更快更有力度。

  「出来了!」

  少年低吼了一声,乳白色的精液不断地从肉棒里喷涌出来,洒落在女孩的小腿和裸足上,而没过几秒这些精液就如阳光下的水迹一样逐渐消失不见,再没有一点存在的痕迹。

  而女孩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而是弯下身子,将双手放在少年的胸口上来支撑着身子,微微撅起屁股,让裂缝紧贴着疲软后肉棒的棒身。

  「想不到你出乎意料地难缠,那么我必须更努力了。」女孩一边认真地说着,一边上下挪动着屁股,让阴唇不断地摩擦着肉棒。

  在这样的抚弄下,少年刚疲软下去的肉棒很快再一次挺立起来,而看到少年的肉棒起来后,女孩高高撅起屁股,一只手扶着肉棒,让龟头对准裂缝,然后猛地坐下去。

  「嘶——」

  这一下让少年猛吸了一口气,自己的肉棒一瞬间进入了一个极为紧窄而又潮湿温暖的洞里,洞穴紧窄得仿佛要将他的肉棒夹断一样,只是进去就差点让他射出来。

  而女孩也皱了皱眉头,巨大的肉棒一口气进来对她也有吃力,但很快地她的表情就变成了迷醉,「啊…填得好满…果然不是手指能比的…不行,不能沉沦下去…我还要…惩罚…啊啊…」

  女孩的蜜壶仿佛有生命一样在不断地蠕动着,光是这样一动不动都能产生极大的快感,更不要说女孩在肉棒进入后就开始疯狂地甩着腰肢,小小的身体在这样疯狂的扭动下仿佛下一刻就会散架一般,而这样疯狂的动作产生的影响便是少年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自己的下体仿佛进入了一个榨汁机一般,不把里面的一切榨干净就决不罢休。

  「啊啊…下面好胀…好舒服…」

  女孩一边甩动着身子一边大声地喊着,脸红得跟苹果一样,舌头吐得长长的,口水不受控制地随着嘴角流下来,眼睛也在往上翻,「啊啊…这样的感觉…好喜欢…」

  听着女孩的淫语,少年的心头也变得更加火热,不再只是被动地躺在黑发女子的大腿上,而是开始将自己的下体向上顶,这样的动作让女孩的叫声越来越大,脑袋也不断往后仰。

  「啊啊…顶到了…快要…快要…」

  过了没几分钟,女孩的声音变得更加尖利,而动作也比之前快上更多,显然是要到极点了,「尿出来了啊啊啊啊——」

  「唔…!」

  随着女孩的叫声,少年感觉到原本就很紧的蜜壶变得更加紧缩,一股热流冲刷着自己的肉棒,这也刺激他将第二发精液打入女孩的体内。

  「……」

  在高潮结束后,女孩低着头不断地喘着气,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而在她再一次抬起头,清明的眼神变得无神浑浊起来,原本圣洁严肃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混合着淫乱和欲望的脸,用满足的语气断断续续地说道,「太舒服了。

  做爱真的是好舒服…」

  「哎呀,想不到光明教会的红衣主教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少年还没有拔出肉棒,一边享受着女孩蜜壶的按摩一边奚落道,「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你。」

  「红衣主教也好…光明教会也好…什么都无所谓了…人家只想要肉棒…想要肉棒刺穿人家的身体…」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抓着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让人家成为你的肉棒奴隶吧…人家什么都愿意做…」

  「没问题。」

  虽然知道这一切从最开始就是蛤蟆自导自演的戏,但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用哀求的样子求着自己成为她的主人,还是让少年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和征服感,「那么你继续吧,要让我满足才行。」

  「好,我一定会让主人满意的~」

  女孩用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妩媚语气应了身后俯下身子,双手托起少年的脑袋深深地吻了下去,两条舌头在一时间不断地纠缠着,而屁股又开始猛烈地甩动着,显然要再重复一轮刚刚的动作。

  一时间肉体撞击的声音又一次在森林中不断流荡着。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鸟人性福-鸭行天下 下一篇:绝望的日子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